同學會 汪詩敏 曾雅妮 單車美少女 c羅 

(上接「溫泉旅館307室(續一)」一文) ~鬼話
溫泉旅館307室(續二,終) ~鬼話連篇
大山得知我在版面發表本文後,特別從國外回來長談了一天。儘管信伯的師兄弟已經全部凋零,閩南潔身遁世、甘於貧賤的術士宣告絕滅,但「真道寂百年,妖言顯一時」的話言猶在耳,大山極不願意鋪顯他。信伯沒留下正式傳人就應了那句讖文--「若問吾道何時休,三三之秋猴騎牛」而病逝,是不該再說些無法證明的事了。以下將僅以敘述故事客體為主,往後再也不發表有關信伯的事。
一到傍晚,大山就藉口房間太小,和櫃臺商量,將小民和阿泰趕到走廊另一頭的房間,兩人無可無不可,因為新房間比我和大山這一間視野更好,也大得多。大山從棉布袋裡鄭重地取出信伯生前交給他的一件器物,跪拜後貼肉藏好,我們搬開家具,以房間吊燈下方為圓心,用符水灑了直徑約兩公尺半的一個圓,擺上從借來的坐墊。
(上接「溫泉旅館307室(續一)」一文)
┌────┐┌───┬========┐
│歐式柱廊││翻起床│大窗子┌┤搬
位置圖已┬──┬──┬─┴┐及┌┴─┬─├───┘││開
略有更動│308│307*│306│大廳│305│303│││的
以避免旅┴──┴──┴──┘└──┴─│吊燈││家
館曝光。走道├─┐└┤具
─────────┬──┬────│WC│門│
樓梯└─┴─────==┘
307室
兩人忙完之後,離子時還早,囫圇睡了個覺,醒來剛交子初。大山和我都只從信伯那兒學來一點保命自救的皮毛,要捉鬼降妖是不可能的,至多只能安全地對話而不為所害。我們對視半晌,面西進入圈子攜手坐下,滌淨俗慮,虔誠禱告。
兩人合力祝唸的力量明顯增強,我們一一過濾約百年來存在此地的怨念,捨棄距離太遠和並非漢人、無法溝通的部份,陡然間好像身在半空,眼前現出一座閩南式大廳(就是旅館改建前的某個年代,同一位置的建築物),祖宗牌位前列著古式几凳,令人回想起老家的景色。一個漢子向他爹報告大概是生意的事,我們無法分辨他說的話,但可以傾聽他的意念(我們是以旁觀者偷查怨靈的記憶,所以看不清老人的臉,因為那對此事不重要,這樣說明不知清不清楚)。說著他開始要求離家一段時間到山下的城裡,老人捻鬚微頷,就在此刻,一股怨毒的氣從廳側屏風裡傳了出來。大山引導我向屏風後全力集中意念,要看清是誰。
是她,錯不了,確然是她!她的容貌如此娟好,即使咬牙瞪眼仍然俏麗。漢子回房後,她先服事他寬衣臥下,靜默一會兒後便開始質問著他。他很不耐煩地躲閃著她尖銳的問題,我們由他們的喧嚷裡清楚感受到是金屋藏嬌的糾紛事件。不一會漢子氣憤憤地起床著衣揚長而去,只留下她擊著護龍的牆壁,不甘心地啜泣,一個像是婢女的形體跑進來,搓著下襬不知如何是好。
那個夜半擊牆的聲音!我感覺到大山的意念突然減弱,用力捏了他一把,大山才回過神來。我們開始加快時光的流逝,眼睜睜地看著她的容貌像正午的牽牛花般迅速凋萎,她擊向牆壁時的怨毒一次比一次強烈,每一下都像是擊在我的心坎。
不堪忍受下去,她拾起士林刀用力劃破手腕,仆在牆上,鮮血在粉牆寫了個歪歪斜斜的一字。我們被她死前扭曲可怖的臉嚇得鬆脫了手,冷汗濕透全身。酹酒謝過神將,我們回過神來低聲討論著。大山的八字太輕,若召喚怨靈前來,要她走恐怕不易。「大山,不如把小民他們找來吧,阿泰的命極硬,小民也有五兩三。叫他們來一起坐,多少也能壯大陽氣。」我建議道。
「萬一他們離開這裡以後到處亂講可不是鬧著玩的!」大山反駁我,但是他自己也沒好點子。商議了一會終於還是按照我的法子。阿泰和小民莫名其妙地被我從床上挖起來拉回307室,小民提著他心愛的收錄音機,放起柴可夫斯基的第六號交響曲提神,阿泰拿起大山的吉他撥撥弄弄,搞不清我想幹嘛。聽完我的敘述之後,兩個人聾呆也似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大山的確是喜歡亂作弄人,但我可不一樣,小民結巴了一陣,說道:「憨吉,你不是在開玩笑吧,要把那個女鬼引來,你們這樣做有何好處?」大山沈重地答道:「女鬼沒事不會隨便騷擾不相干的人,只怕我們一行人與她有緣。」他頓了一頓,「不管這緣份是好還是壞,該來的躲不掉,徒然逃避,若被跟定,只有更糟。」
悲愴交響曲進入第一樂章的高潮,隆隆的長號隨著音符的張力猛然綻放,一時間大家都沒說話。我心裡解讀著一個丰姿綽約的嫻雅少婦被心愛的男人背棄,獨守空閨,不甘心、不明白、柔腸寸斷的心境,在悲傷的曲調中由衷地為她難過。
大山飛快地寫完兩道符,上香、讀咒(這些我都不會),讓阿泰和小民服下,打破室內沈默:「阿泰,你們待會啥事也不用做,只要坐在屋角保持清醒就成,不管看到什麼都裝做沒看到,千萬別跟她講任何話,不然就容易被附身,知道嗎?」阿泰和小民點點頭,裝出一副勇敢的樣子,可是臂上的雞皮疙瘩瞞不了人。我輕聲說了句抱歉,和大山進入圓內坐下。
大山淒傷低沈的靈歌發自內心,緩慢而堅定,聞者無不動容。一刻鐘過去了,沒反應,大山試著牽起我的手,關上最後一盞小燈,再次召喚著不能安息的靈魂,他伸手溫柔地向虛空探索,好像慈愛的父親在悲喚死去的女兒般,唱得我們沒來由地淒惶起來。
屋裡溫度陡然降低,儘管屋外不遠就是溫泉,風仍然冷得不尋常,在大家的懷疑中,黑暗的屋角施施然凝出一個月白的影子,她立起身來,背向我們不語。「阮想要幫妳,是朋友,沒有惡意。」大山迫不急待地默念,「請妳免驚。」「你若想幫我,為什麼不走出圓圈來?」她狡滑地引誘他。我接口道:「如果妳不放心,我出來好了。」「你不用。」她冷冷地轉過身來,她看到大山解開衣襟,露出信伯的法物,不禁吃驚地退了一步。「既然你們都知道了,就沒什麼好說的。」她知道我的本命極硬,惹了我她討不了好。臉上仍然是扭曲怨忿的神情,她的面貌看得我們一凜。
「妳的丈夫轉世了嗎?在哪裡?我們去叫他為妳超渡。」我默念道。她笑了起來,臉型更加怪異,「超渡?他已經轉世了第二次,我要他這世也不得好死!」我們費盡心力說服她,她一點反應也沒,看來什麼冤家宜解不宜結的廢話是對她無用的了。就在我們無計可施之際,吉他王子阿泰突然唱了起來:
  想起彼當時 糖甘擱蜜甜 二人做夥解盟誓 這生無反悔
  愛你一世人 卡苦也輕鬆 窗外花眉仔(鳥名)唱雙人哪知目眶紅
  溫柔的心 無情的人 久月經年無封信 敢知阮在思念
  愛你堅心 眠夢的人 隨時轉來都不晚
想起彼當時 緣斷來分開 夜夜珠淚滴枕頭 有話吞咽喉
  愛你一世人 無緣也不甘 月娘敢知影阮心肝 冷風吹到寒
  溫柔的心 薄情的人 久月經年無封信 可知阮在惦念
  愛你堅心 眠夢的人 隨時轉來都未慢
  愛你堅定 心愛的人 隨時轉來阮的夢.................
傻阿泰,不是叫他別出聲嗎?她默然聽著。阿泰忘情地大聲唱歌,臉上流露真誠的感動和憐憫,好像忘了她的怨念能夠循著他的聲音附在他身上。才子阿泰彈唱著,變到第三次歌詞時(歉難公佈),她終於受到感動,憋不住啜泣起來。阿泰也流著淚,低聲安慰道:「妳愛他是沒錯的,完全沒錯,是他不該拋棄妳......,可是他也已經受過一次報應了,妳就原諒他吧。」
實在太神奇了。事後我們回到公司,有時候晚上喝點小酒,還常請阿泰彈奏這首沒有名字的曲子,當然歌詞每次都會有點小改變(阿泰的一貫作風)。在整個事件裡最不好意思的人就是大山和我,在優美的民歌聲中,偶而會有一陣清風吹進辦公室裡,這時我們總是會不約而同地想起她,為她的靈魂得到安息而深深高興。全文完
【仙劍奇俠之家族】歡迎蒞臨~既然來了~簽個到吧!

 

免費a片 視訊聊天室 成人聊天室 中部人聊天室 免費視訊交友 視訊做愛 正妹牆 視訊美女交友 走光美女遊戲 微風論壇 日本a片 plus論壇 痴漢論壇 正妹性感影片 AV女優 SEX 無碼三級片 a片 a片免費看 A漫 h漫 麗的色情遊戲 同志色教館 咆哮小老鼠 自拍貼圖區 情色自拍 kk俱樂部 後宮電影院 85cc免費影片 情色
創作者介紹

傻丫頭的機場接送

ammlsx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